相见频

我们的一生都用来为我们自己起草一幅不可磨灭的画像。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一点;我们没想到美化自己。我们在谈到自己的时候,想到美化自己;我们阿谀我们自己,但是以后我们可怕的画像不会阿谀我们。我们描述我们的人生,对自己撒谎,但是我们的生命不会撒谎;它将描述我们的灵魂,而灵魂将以其惯有的姿势,站在上帝的面前。
——《遣悲怀》纪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