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频

Day48 《我的名字叫红》-21%

摘抄

“一幅画真正重要的,是通过它的美,让人了解生命的丰富多彩、仁爱,让人尊重真主所创造的缤纷世界,让人了解内心世界与信仰。细密画家的身份并不重要。”

绘画是思想的寂静,视觉的音乐。

◆《人类群星闪耀时》√完

摘抄

一个老人既不可以寻求死亡,也不能去拖延死亡;它总会在某个时刻到来,必须泰然地去接受它。

“当他无事可做时,他从没有做得如此之多;当他孤身独处时,他从没有感到寂寞如此之少”。

当一个聪明却不怎么勇敢的人路遇一个强者时,最为明智的做法就是避开他,毫不羞愧地退让一边,直到路重新空出来为止。

我一点也不疲倦,只有动摇不定和缺乏信心才使人疲倦。

你们真的相信用你们的炸弹和手枪就能彻底地清除世界的罪恶?不,罪恶随后就在你们身上施展出来了。我向你们重申,为了信仰忍受苦难要比为了信仰去进行谋杀好上百倍。

然而,一件作品固有的力量是不会长期深藏不露或被禁锢的。一件艺术品可以被时间遗忘,可以被取缔,被埋葬,但富有生命力的事物总是要战胜只能短暂存在的事物。

◆《我的名字叫红》0-9%

摘抄

我出生前就已经有着无穷的时间,我死后仍然是无穷无尽的时间!活着的时候我根本不想这些。一直以来,在两团永恒的黑暗之间,我生活在明亮的世界里。

在这场痛楚中我知道自己难逃一死,顿时一股不可思议的轻松感涌上心头。离开人世的刹那,我感受到这股轻松:通往死亡的过程非常平坦,仿佛在梦中看见自己沉睡。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读完√

摘抄

我国古代重视处女贞操、嗜好处女的习俗在《周易》中已有所表露。秦、汉以后,开始崇尚女子贞节,对女子婚前守贞的要求和处女嗜好的心理一步步强化。到了宋代,尤其是明清之际,由于讲贞节之风大盛,中国人对女子的童贞就产生了近于病态的偏好。

艳情小说里,男性的目光贪婪,总是渴望、期待于观看覆盖在衣服下的女性身体。文字描写则抽丝剥茧,像脱衣服,皮肤雪一般白、镜一般光、粉一般细,一双小脚还没有三寸,一双手臂全然现在外边,连胸前双峰也嫩到极处。

一提起统治阶级的性控制,特别是宋明理学的统治,我们就感到明清时期女子沦为男子的掌上玩物,根本没有爱情可言,根本没有性爱的享受。似乎在中国古代一直实行性禁锢和性封闭。但是,读了艳情小说,一个明显的结论就是,这未必真实。现实生活是个什么样子的,没有人去讲,但是有当代的小说等来反映;过去什么样子呢?艳情小说提供了一个化石。它描绘了形形色色的性观念的冲突,令人刻骨铭心的两情缱绻,令人发指的罪与恶……这一切,勾勒出一幅幅复杂纷纭、多彩多姿的历史画卷。它告诉我们,古代人们一方面强化性道德和性控制,另一方面是追求性愉悦,女性也不例外。

(匆匆读完,现存下来的文本差不多都在这了,所以难免有同一文章反复论述的现象。作者是男性,但是三观相当正,估摸着也是个党员,官话一套一套。全书阅完,大开眼界。)

◆《人类群星闪耀时》-38%

摘抄

谁都不可能预料到他将采取什么行动——“我这把胡子里头若有哪一根胡须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我就把它拔掉。”

黑夜总是激起官感丰富的想象,以梦幻甜蜜的毒汁使希望紊乱。

马霍梅特集两种类型的品质于一身:既虔诚又残暴;既热情又阴险;既有教养、酷爱艺术、能阅读用拉丁文写的恺撒和其他古罗马人物的传记,同时又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野蛮人。

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人生的中途、富有创造力的壮年,发现自己此生的使命。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92%

摘抄

“古来史传上载的嫪毐以阳具关车而行,薛敖曹挂斗粟而不垂,较之刘通可以为弟兄。而连黛之阴器,又可与秦襄后、唐武后为姊妹。自古及今,此三阳三阴者,真可足鼎立称雄,无敌天下。”

《田再春》写其善于房中术,“纵一人之淫欲,玷污百十人之家声”,从来不泄给所欢点滴,他怕报应,就决定不要妻室。有一天梦见受到道人谴责,并且将他反绑,去其生殖器,成为女人,成了妓女,被人杂沓交合,小腹涨满,口喘目张,“向不欲以涓滴与人,今则欲减其涓滴而不可”,吐故纳新,接踵而至,蹂躏之惨,不可名状。直至目闭头眩,汗淫舌冷,奄然垂毙。以男子的心理、梦中经历去体验感受妓女的苦难,可谓批判力大。(哈哈,报应不爽)

“这江西地方是淫荡所在,时常同学之中,不是大学生弄小学生的屁股,就是小学生吹大学生的肉笛,那里有许多的工夫去念诗云子曰呢。所以男风洋洋,泛滥无阻。”

《红楼梦》的意淫,就是性的矛盾冲突的一种表现形式。意,按照周汝昌先生的观点,就是思想、意识、感情、感觉;淫,就是迷乱、痴情。意淫就是痴情。

讲不尽黄昏寂寞,白昼凄凉,吃药无功,求神少应,小僧自分多死。(思春的和尚)

“他男子汉只说得男子汉的话,不知我们做女人的苦处哩。三绺梳头,两截穿衣,上看公姑脸嘴,下凭丈夫做主。最可怜我等五漏之体,生男育女,污秽三光,罪孽不校,若不生育,老来无靠;身怀六甲,日夜耽忧,及至临盆,死生顷刻。幸而母子团圆,万分之喜,倘有不测,可怜就登时三魂渺渺归阴府,七魄悠悠入九泉。那时万孽随身,一灵受罪。阎王老子好生利害,查勘孽簿,叫牛头马面叉落血污池里,不得出头。又有那鹰蛇来口赞,恶犬来咬,此时丈夫儿女都替不得,好苦楚也。若有钱的,阳间做做功德超度,还有托生日子。如夫主无情,别偕姻眷,不修佛行,这一点阴魂浸在池里,永劫受苦,不得翻身。皆因不曾在佛地上走过,以致如此。若走过佛地的,虽落池中,无诸苦楚,池里便生莲花接引他托生,不受恶缠了。”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78%

◆《私语书》 读完√

摘抄

我想起有一阵子做三岛由纪夫的笔记,也是面临相同的问题。这个人有绝对的智力高度,三岛由纪夫的笔记,很容易做得非常漂亮,你只要把他的华丽言辞剪裁拼贴一下就可以了。他根本就是一张附着答案的试卷。他太喜欢他自己了,他的聪明太外露了,他像一只猫一样,不停地舔着自己的毛,牵着你的目光,唯恐你注意不到他旮旯里的聪明。我看过几个人做他的笔记,基本都是在复制、在匍匐,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至少我感到屈辱,我不喜欢自己的大脑沦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或是把我的情绪像琵琶弦一样弹来弹去。
(反省自己,其实读书笔记的习惯还是高中老师起头,自己一头扎进去的。但如今忽然知道读书笔记还要讲究个方法。就像初晓得《如何读好一本书》这类指导书籍的存在,还记过许多这类书,最后一本没读。在我来说,解数学题与实践操作都是相仿的,有得一个模式,或公式或操作流程。但没有答案是问题令我困惑,作为一个能把自己说倒的人,思考辩证的问题略糟心了。)

最好的食记,是两种人写的,一是清苦文人,想吃又不得,只能任馋虫在笔端活跃,比如梁实秋、周作人、汪曾祺;另外一种是落魄世家,比如张岱和曹雪芹,都是在衣食匮乏、晚景凄凉中描摹当年的锦衣玉食,或是背井离乡或是改朝换代,靠回忆取暖的,比如唐鲁孙和王世襄。
(以前兴致冲冲去看《随园食单》,以为会瞬间掌握厨艺。过分高估了我的水平。我可能正是那种看菜谱写“盐少许”就做不出来菜的人。)

“一个人的过去,永远是他最温暖的家园”

“我睡着的时候,我的痛苦都醒着”。

我所定义的“怀疑论者”,就是那种“既不能在此,也不能在彼”的人。他的思考力太强大,像信心粉碎机,使他没有办法直觉地行事,又不能坚信某一种人生观,无论是在具象的,还是抽象的层面上,他都找不到立足点。

◆《穿T恤听古典音乐》0-23%

摘抄

关于艺术的起源有五种学说:模仿说、表现说、游戏说、巫术说、劳动说。所谓“模仿说”,是指艺术是从模仿自然万物开始的;“表现说”,是指人类用艺术抒发和表达情感,主要目的是为了求偶繁衍,它是一种人类本能;“游戏说”,认为艺术最初是一种游戏,人们把剩余精力用来玩艺术,好的艺术是玩出来的,没有目的,没有压力,玩上瘾,轻松玩通关;在古代,人们求雨、祭拜祖先时会奏乐起舞,古人认为艺术可以连接人类与自然,可以沟通阴阳界,是巫术的一种,“巫术说”体现了艺术的神圣;“劳动说”认为艺术产生的根本动力和原因,在于人类的生产实践活动。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52%

摘抄

“汝非我不能容;我非汝无以乐。常忆我年十四,侍太宗。太宗肉具中常,我年幼小,尚觉痛楚不能堪,侍寝半年,尚不知滋味。二十六七时,侍高宗。高宗肉具壮大,但兴发兴尽但由他,我不得恣意为乐。幸彼晏驾,得怀义和尚……舍命陪我,连泄不已,以致得病。今昌宗、易之兄弟,两美丽少年,……亦足供我快乐,而一泄后,再不肯举,甚至中痿,我甚恨之。此数人肉具皆极人间之选,然不如我如意君远矣。……”可见,小说并不是专门彰显武后淫荡。其创作主旨是和着时下的文化思潮的主流的。(难能有此气魄直言不讳)

性发为情,情由于性,而性实具于心者也。心不正则偏,偏则无拘无束,随其心之所欲发而为情,未有不流于痴矣。

唐寅(1468—1523)在春宫画方面是一个代表人物。他的春宫画为大幅绢本,也有小幅的春宫画。但是,真迹已经很少传世,《小姑窥春图》今藏日本,套画《风流绝畅图》共有24幅,十分有名。

《僧尼孽海》36则,题南陵风魔解元唐伯虎选辑。此书有三种版本:佐伯文库明刊本,有眉批、行间夹批,各则后又间有总批。无穷会藏抄本,此本末有标明空空居士于日本日化四十一年丁卯(1807)抄,间有校记,是知抄录之底本即为佐伯本。原千叶掬香藏本,现存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所据抄之底本即为佐伯本。(感觉微妙)

(写摘抄被禁了( ¨̮ ))
(我高中才知道色衰爱弛是讲卫灵公和弥子瑕的故事)
年龄限制真是棒,为了广大未成年的身心健康全面封查肃清网络,各种和谐违规我看本书都能有内容违禁显示不出来。然后各种强奸十四岁完全不叫事人家在谈恋爱呢,但是她别人说可以和年龄当他爸爸的人恋爱却不可以看黄片呢。其实不屑于seqing作品各种封禁是为什么,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人家真刀真枪比你这什么什么刺激着呢,要什么没有。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39%

NC-17的摘抄

性爱文学的美,应该是精神的美、情感的美、表达的美,三美并重,形成一个完美的审美文本。

性爱美包括两性主体的美和两性关系的美。前者又包括男性美和女性美,后者又包括肉体愉悦的美和爱情的美。性爱美的领域大致包括心灵美、人体美、服饰美、行为美等主要方面。女性心目中的男性美是:具有远大的理想志向、刚毅的性格、豪壮的气魄、果敢的行动,也就是有男子气概;正直诚实、胸怀坦荡、光明磊落、不虚伪、不油滑,没有市侩习气;有一定的才能和学识,有自立于社会的能力;性情温存,善于理解和体贴伴侣,懂得尊重女性;婚后一般还必须有性能力。在离婚的比率中,因为男子性能力缺乏的,占很大比率。男性心目中的女性美则是:贤惠温柔、善良温存、端庄大方,作风正派,聪慧、勤快、灵巧,还要有性的吸引力。

不止如此,艳情小说专门以女性性特征为审美和描写对象,与一般的小说审美有了根本的区别。描写模式,女体用艳语——雪白的臀,细细的缝儿,光光肥肥那件妙物,如初发酵的馒头,鸡冠微突;性爱结束后“嫩毫浮翠,小窍含红”;雪白身子,酥润香乳。还有大量的诗句唱赞:“脸似红桃朵朵鲜,肌如白雪倍增妍。虽然未露裙中物,两乳双悬腚又圆。”对于男子,则主要是欣赏他的性器官的雄壮和性能力的强大,很少兼顾到他的形体美。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34%

摘抄

“纵有家法极严的铜壁铁墙,提铃喝号,防得一个水泄不通,也只禁得他们的身,禁不住他们的心”。

黄正元的《欲海慈航》说:“每见人家子弟,年方髫稚,情窦初开,或偷看淫书小说,或同学戏语亵秽,妄生相火,寻求丧命之路,或有婢仆之事而斫丧真元,或无男女之欲而暗泄至宝,渐渐肢体羸弱,饮食减少,内热、咳嗽、咯血、梦遗、虚痨等症迭现。”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29%

摘抄

《太平广记》载《传奇》里的《封陟》中,封陟开始不为女色所动,但后来却为自己失去与仙女交合而后悔莫及:封陟为孝廉,居于少室,志在典坟。时夜将午,忽飘异香酷烈,俄有辎车并自空而降。一仙姝带领侍从,皆衣着华丽,玉珮敲磬,罗裙曳云,体如皓雪,脸似芙蕖,正容敛衽介绍自己本为上仙,谪居下界。听莺燕浪语而徘徊,看红杏艳枝而融春思,故慕其真朴,爱以孤标,特谒光容,愿持箕帚。而陟泽摄衣朗烛,正色而坐,严词拒绝。姝留下撩拨的艳诗:“谪居蓬岛别瑶池,春媚烟花有所思。为爱君心能洁白,愿操箕帚奉屏帏。”陟览之若不闻。后七日夜,姝又至,说自己“自矜孤寝,转懵空闺。秋却银缸,但凝眸于片月;春寻琼圃,空抒思于残花。”情意殷切。陟又正色而绝。后七日夜,姝又至,态柔容冶,靓衣明眸。以人生易老、及时行乐动之:“我有还丹,颇能驻命,许其依托,必写襟怀。”陟乃怒目而拒,骂其妖孽。后三年,陟染疾而终,为太山所追,束以大锁,使者驱之,欲至幽府。忽遇神仙骑从,原来是上元夫人游太山。陟至彼仰窥,乃昔日求偶仙姝,仙姝遂索大笔判曰:“封陟往虽执迷,操惟坚洁,实由朴戆,难责风情,宜更延一纪。”良久苏息。“后追悔昔日之事,恸哭自咎而已。”

“夫怀抱之时,总角之始,蛹带米囊,花含玉蕊,忽皮开而头露,俄肉俹而突起,时迁岁改,生戢戢之乌毛,日往月来,流涓涓之红水。既而男已羁冠,女当笄年,温润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英威灿烂,绮态婵娟,素水雪净,粉颈花团,睹昂藏之材,已知挺秀,见窈窕之质,渐觉呈妍。

我国的佛教分天台、华严、唯识、禅宗、净土、密宗等许多教派,多对性爱保守,但是密宗一派则比较开放,在唐朝盛行。其佛教绘画和雕刻中的“欢喜天”,即男女裸身相抱交媾的佛像,俗称欢喜佛。

明清两朝是中国历史上性禁忌和性压抑最严厉的时代,又是我国古代艳情小说成熟、发展、嬗变一直到衰败的时期,大量的艳情小说在明清蜂拥而出,蔚为大观。

李贽公开地提出不要以孔子的是非为是非,否定圣贤的权威,主张男女平等,“自择佳偶”;还尖锐地揭露程朱理学的虚伪和不合理,从言论到行动都将矛头直接指向封建礼教,因此被统治者视为“异端之尤”。

最后是人本主义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胜利。清王朝统治中国的时期,正是西方资本主义大发展的时期。清朝中叶,随着国家进入平和的发展时期,商业文化、市民阶层日益活跃起来,新的文化思潮也应运而生。戴震明确指出理学“存天理,灭人欲”完全违背了孟子当初开明的原意,成为一种残忍的杀人工具;俞正燮反对男女贞操双重标准,反对纳妾,主张实行彻底的一夫一妻制;袁枚论诗专主性情风趣,与陈文述等一起提倡女子学习诗词,招收女弟子,支持她们开展结社赋诗的社会活动;龚自珍、魏源等人在他们的言论和文章中,都反映出一定的民主主义思想与要求。到了清末,康有为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出发,把人欲的正当性、合理性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提出了“天赋人权”的思想,彻底批判了禁锢妇女的封建纲常伦理和贞节观。

《文心雕龙》P22-35

摘抄

昔汉武爱《骚》,而淮南作《传》,以为《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

若能凭轼以倚《雅》《颂》,悬辔以驭楚篇,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则顾盼可以驱辞力,欬唾可以穷文致。

诗有恒裁,思无定位,随性适分,鲜能圆通。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20%

摘抄

作者津津有味地欣赏的是幽会偷情和女主人公的性爱情态,而不是丰富的内心世界和敢于背叛封建礼教的新女性形象。表现的是玩弄女性的意向,和其他艳情小说没有什么不同。

“红娘捧崔氏而至,至则娇羞融冶,力不能运支体,曩时端庄,不复同矣。是夕旬有八日也,斜月晶莹,幽辉半床。张生飘飘然,且疑神仙之徒,不谓从人间至矣。有顷,寺钟鸣,天将晓,红娘促去。崔氏娇啼宛转,红娘又捧之而去,终夕无一言。”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18%

摘抄

在朱熹眼里,男女交际,或相约于桑阴下,或相送于淇水边,或相逢于陂塘上,或相挑于居室内,或相语于坊巷间,或相期于城墙角,都是淫奔。他的三传弟子王柏撰《诗疑》2卷,竟然以为在《诗经》中当杂有汉儒所窜入的32篇淫诗,干脆删削。(这是明朱理学?)

《硕人》以“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氵岁氵岁,鱼亶鲔发发,葭菼揭揭”的描写,第一次用鱼水之欢隐喻男女交合。

《子夜歌》描写两情相悦的亲昵姿态,表现出情欲的纯情美和诗意美:“宿夕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转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剪袖恩虽重,残桃看未终。”

刘达临先生在《中国古代性文化》一书中详细分析了《左传》所实录的性爱关系:有以下淫上的,有夺子妇的,有易内而饮酒的,有彼此通室的,有妻为淫而夫纵之的,有兄弟姊妹相乱的,有要夺人妻而先灭人国的,有因夺人妻而自杀其身的,有君臣同淫一妇的,等等。这些内容到了明清,则成了艳情小说的描写内容。


《坎特维尔的幽灵》√
最后的结局。
看完的心情类似我看《苏菲的世界》时的微妙,即使事先知道这本书,但是读的过程中导师与苏菲的互动始终让我担心着剧情反转。我个人认为苏菲的世界相当有悬疑小说潜质,诸如收到神秘来信,到湖边小屋,与身份不明的人接触,逃到另一个世界(应该是这个)等等情节。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13%

记笔记

艳情小说可以按照不同角度进行不同的划分。按照内容性质划分为婚恋内容的小说;狭邪内容的小说;淫行内容的小说,包括通奸、奸污、偷情;变态内容的小说,包括同性恋、性虐待等。按故事模式划分为艳遇模式的小说;才子佳人模式的小说;淫乱模式的小说;个人性史传记性质模式的小说;游戏性质的小说。按主题划分为性享乐主题的小说;性惩罚主题的小说;寄托孤愤主题的小说。按题材来源划分为历史演义性质的小说;现实生活类型的小说;材料改编类型的小说;续书类型的小说;拼凑、抄袭、剽窃类型的小说。按篇幅划分为长篇艳情小说;中篇艳情小说;短篇艳情小说。按照语体划分为文言艳情小说;拟话本艳情小说;章回艳情小说。(08年出版的的,和现在一样把同性恋行为归为性变态)

弗雷泽在《金枝》中将原始巫术的思维模式概括为两种形态,一种是相似律,即同类相生或结果相似于原因;一种是接触律或触染律,即凡接触过的事物在脱离接触后仍继续发生作用。

《山海经》已经载有媚药的传说:“又东二百里曰姑媱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瑶草,其叶胥成,其华黄,其实如菟丘,服之媚于人。”

《周礼》记载:“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持无故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者而会之。”

《易经·序卦传》也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措。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

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对曰:“昔者大王好色,爱厥妃。诗云:‘古公亶甫,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
关键是能不能治理国家:能不能做到整个国家内无嫁不出去的老处女,外无娶不上妻子的单身汉,能不能让百姓们也得到性满足。(这个是真的难以接受,想到了八千湘女上天山。保证性满足就一定联系到男女之和,完全忽略了个体行为)

《道林格雷的画像》-292

《道林格雷的画像》√
《阿瑟·萨维尔勋爵的罪行》√

《道林格雷的画像》P202-242


《中国古代艳情小说史》-9%

摘抄

艳情小说的作者都是男性,并且多为中下层知识分子。在他们眼里,男女关系根本上升不到人性的层面,上升不到人性美的审美高度,只是在女人的身上满足男性的优越感。首先,艳情小说是以女性作为审美对象的。

从性描写的分寸上看,艳情小说多具有露骨、渲染、粗俗、欣赏的特征。在具体的描写中,对男女的交往、身体、性器官、身体反映、性爱表情、动作、方式、频率、过程等,都有详细的夸张的描写,并且有过多的下流、肮脏之语,不能给人以美的享受,使小说中男男女女的性爱活动,泛为纯色情的描绘。

艳情小说给我们的感觉是,作品中主人公都不必为生计担忧,他们有足够的金钱和时间花费在男女之情上。他们成天要做的,就是追逐性爱,享受性爱。人物形象也极其抽象化、简单化——就是简简单单的男人和女人,就是只有性欲的男人和女人。他们都在追求一个目标,就是性的享乐;他们都在做着一件同样的工作,就是性交。

孙思邈认为:“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三十者,八日一泄;四十者,十六日一泄;五十者,二十日一泄;六十者,闭精不泄,若体力犹壮者,一月一泄,凡人气力超过人者,不可以抑忍,久而不泄,致生痈疽。”

西门庆也公开宣示:“咱闻那佛祖西天也止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掳了许飞琼,盗了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

戴维·D.罗宾斯甚至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文学接触一个人真实的本质有什么错呢?道德、禁忌和观念,都像轻缈的浮云,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中国古代小说艳情史》0-6%

摘抄

艳情小说往往存在着性爱与道德评价的二重性主题和审美的矛盾:一方面是被禁锢和扭曲的性以畸形的方式得到极端的宣泄,许多作品如《如意君传》、《金瓶梅》,极力渲染做爱的快感和性的满足,性的描写常常张扬肉欲,铺陈丑态淫声,是赤裸裸的性欲望的表现,剥离了许多人性的附加成分。另一方面,作者又对性持谴责否定的道德评价和态度,作品主旨被包裹在戒色止淫的外衣下,远远谈不上对性爱体验、性高潮的正面描绘和歌颂。

即如被视为艳情小说上乘之作的《痴婆子传》,虽从女性自述的角度写上官阿娜对性的好奇心理,肯定性欲这一人类本能的与生俱来,也只把性的感官享受当作灰色人生的唯一追求,并未提升到自觉与封建礼教对立的高度,提升到女性摆脱被压迫地位、认识自身存在价值的高度,它对人和人性的理解尚处于低级阶段。

刘达临先生给性小说下了一个判断,并给中国历史上的性小说归纳了特点:第一,常常通过一些具体情节的描写,较为深刻地反映出当时的社会背景和社会环境。第二,许多古代性文化的内容都反映在性小说中,如形形色色的性观念,道家的“采阴补阳”思想、性风俗、性艺术等。第三,多数性小说自然主义地、露骨地描写性交行为,而排除了性爱与感情因素。第四,用果报轮回“劝善戒淫”的道德外衣来掩盖其淫秽的内容,所谓好淫者必得奇祸,一定会遭到报应等。中国古代的许多“淫书”都是“肉欲狂”加“循环报”。第五,小说中不少主人翁是色情狂,有施虐癖。

在法律责任上,传播淫秽出版物将构成犯罪,受到刑事处罚;而传播的内容如果仅限于色情而未达到淫秽的程度,将受到公安机关或出版、广播电视行政管理机关的行政处罚,但不构成犯罪,不对其定罪判刑。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总结了人情小说的创作特点是:“大率为离合悲欢及发迹变泰之事,间杂因果报应,而不甚言灵怪,又缘描摹世态,见其炎凉,故或亦谓之世情书也。”

人情小说专门指描写男女之情的,专讲儿女风情,或者是以儿女情事作为主要线索、主要内容的,有“性”有“爱”,从异性到同性,从正常到变态,从闺阁到青楼,从皮肉烂淫到儿女情长,应有尽有,包括才子佳人小说和艳情小说。

而“艳”,则概括了一切露骨的性爱描写:不管是合法的、非法的,正面的、反面的,爱情的、奸情的,含蓄的、淫乱的;它也没有褒贬之分,是一个中性词,不至于表达出那么明显的欣赏或者厌恶的态度。

王世贞编纂了《艳异编》,汤显祖在其序里明确地说:“国士名姝,风流得意,慷慨深情,千转万变,靡不错陈于前。”

《道林格雷的画像》P162-203

《道林格雷的画像》-P162

Day30
《道林格雷的画像》-P117

《道林格雷的画像》P0-67

《白鲸记》 读完

摘抄

人要不闭上眼睛,就始终不能正确地感到他自己的本体的存在;仿佛黑暗才确实是我们的本体的真正的要素,虽然光明也许更能适合我们的本体。

毫无疑问,世人之所以不肯尊敬我们这些捕鲸者,主要的理由就是:他们都认为,我们这个职业充其量也不过是等于一种屠宰业;认为凡是实际从事这一行业的,都难免沾有各式各样的污秽。不错,我们的确是屠夫。

大家都知道,不管是在岸上还是在海上,世间的空气都吓人地染上了无数死于说不明白的灾难的人所吐出来的空气;

对我说来,那条白鲸就是那堵墙,那堵紧逼着我的墙。有时候,我认为外边什么也没有。但是,这就够了。它使我作苦役;它尽给我增加分量;我在它身上看到一股凶暴的力量,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恶念支持着那种力量。那种不可思议的东西就是我所憎恨的主要的东西;不管白鲸是走狗,还是主犯,我都要向它泄恨雪仇。

还是说,就本质说来,白色与其说是一种颜色,不如说是明显的没有颜色,同时又是各种颜色的凝结物,是不是说,因此我们就认为,在一片茫茫的雪景中,就有这样一片意义深长的,没有光彩的空白——一种我们所害怕的毫无色彩的,而又非常具有色彩的无神论呢?

他会囫囵吞下一切结果,一切信条,一切信念和劝说,一切有形无形的困难,不管多么疙瘩烦难的东西,就像一只消化力很强的鸵鸟把子弹、铅丸都吞了下去。至于一切的小困难,小麻烦,前途会突然发生不幸,有丧命失肢的危险,所有这一切,以及死亡本身,在他看来,似乎都不过是那个看不见又不可理解的老恶作剧家所赐予的顽皮而温厚的打击,腰眼挨到有趣的一拳而已。

人类都是天生就在脖子上套着绞索的;只不过等到突然让死神倏地捉住了,人类这才体会到了生命那种悄然而来的、难以索解的却又永远存在的危险。

如果你是个哲学家,那么,尽管你是坐在捕鲸小艇上,你还是会像晚上坐在炉前,旁边搁着一支火钳,而不是一支标枪那样,心中毫无畏惧的。

有若干冒险事业,它的真正的规律就是小心翼翼而又杂乱无章。

《白鲸》83%-91%

摘抄

于是,这个木匠就有对付任何事情的准备,而且对一切事情都同样显得毫无所谓,毫不在乎。他把牙齿看成是一小块牙骨;把脑袋只当成一块顶木;至于人呢,他淡然地把他看成一只绞盘。不过,照他这样对各行各业都无所不通,而且又有如此熟练的功夫,似乎可以说他具有非常聪明利落的才干。可是,又不完全如此。因为,这个人除了好像有种不受个人感情影响的迟钝以外,毫无任何特点;我说,不受个人感情影响;是因为他竟变得跟周围的一切事物混而为一,所以他好像是有目共睹的大傻子,随你怎样闹得天翻地覆,他仍然始终闷声不响,哪怕你在干下什么天大的事,他还是置若罔闻。不过,正是他这种有点可怕的迟钝,就不免使他像个十分不近人情的人

“你刚才不光是侮辱我,而且是对我施暴行,先生,不过,我请你不必提防斯达巴克;你只消一笑置之得啦;可是,请亚哈当心亚哈,当心你自己吧,老人家。”

因为在一切人类中,那些行将死亡的人总是最专横而不可理喻的;而且因为死人麻烦活人的时刻实在也是为期不长了,大家也就该对那些可怜的家伙宽容些。

《贝壳:xxxxxxxxx》P0-60

自由自在流浪的贝壳。

《白鲸》74%-77%

才晓得达摩克利斯的故事。

此典故出于古希腊的一个历史故事:公元前四世纪西西里东部的叙拉古王迪奥尼修斯(公元前430-367)打击了贵族势力,建立了雅典式的民主政权,但遭到了贵族的不满和反对,这使他感到虽然权力很大,但地位却不可靠。有一次他向宠臣达摩克利斯谈了这个问题,并且用形象的办法向他表明自己的看法。他为了满足一下宠臣达摩克利斯的贪欲,把宫殿交托给他,并赋予他有完全的权力来实现自己的任何欲望。这个追求虚荣、热中势利的达摩克利斯在大庆宴会时,抬头看到在自己的坐位上方天花板下,沉甸甸地倒悬着一把锋利的长剑,剑柄只有一根马鬃系着,眼看就要掉在头上,吓得他离席而逃。这时迪奥尼修斯王便走出来说道:“(达摩克利斯头上)这把利剑就是每分钟都在威胁王上的危险象征,至于王上的幸福和安乐,只不过是外表的现象而已。”因此,人们用“达摩克利斯之剑”借比安逸祥和背后所存在的杀机和危险。

搞得所有男护士就都能去都得去手术室一样。真是了不起。
눈_눈

《私语书》11%-28%

《北方药用植物》P200-305 读完

洋地黄!
发现了接骨木,做长老魔杖的接骨木是个现实并不存在的植物?
名字有刘寄奴,败酱,白鼓钉,五月霜,帝女花,革命菜,酥卵,水玉簪,延龄草,金盏银台,马蔺,天南星,雨久花,续断。
以及冬瓜西瓜南瓜北瓜都属于葫芦科。
苦瓜别名叫锦荔枝,感觉在骗人吃它。

《北方药用植物》P53-200

我这个外行人看得很热闹。
才发现之前背的很多西药名都以为是直接音译自外文,结果有不少是沿用的中药名。比如延胡索,莨菪。
而且get了景天,徐长卿,龙葵。
还有别名叫水晶凉粉的假酸浆,仿佛乱入。
人参和五加皮同属五加科。
很多很好听的名字。
寻骨风,廊茵,西风谷,雁来红,五君树,将离,余容,夏无踪,关白附,鱼灯苏,仙灵脾,阿芙蓉,双珠母,夜门关,破故纸,枳椇子,白锦条,鹿安茶,段报春,君迁子,白花夏枯,白透骨消,岩青兰,苦莪,锦灯笼,红姑娘。
(ง ˙o˙)ว

《明亮的泥土》读完

( ¨̮ )

显示更多内容